博主资料

留言短消息 加为好友

用户ID:  38167
用户名:  风沙潇潇
昵称:  风沙潇潇

日历

2020 - 2
      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«» 2020 - 2 «»

存 档


日志文章


2019-12-09 11:27

乡镇系列之十:    自治区主席故里——平果县四塘镇(2)





文/图:风沙潇潇

              乡镇系列之十:    自治区主席故里——平果县四塘镇(2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9.12.8

 

        从主席故里禄卜屯返回四塘镇街上,我们打算去灵塘村、安邦村看看,这两个村也是四塘镇的重要村子。在过去我年轻的时候曾经认识这两个村的朋友,当时的村叫大队。路途并不遥远,而且都是村村通的水泥路,我们三人在车上聊着天一会儿就到了灵塘村,看来的确是比较一般的村子,没有太特别的东西,田野里也不见过去人民公社时代那种成群结队一窝蜂劳作的农民,村野中宁静而寂寥。

    应该说,全中国绝大多数的村庄都是如此这般普普通通的农村,没有桂林山水的山光水色,没有什么历史文物,山,是普通的山,或土坡丘陵,或石山布满怪石和灌木丛;水,也就是那么一两条小溪流。

如果都是那么的多姿多彩,成为旅游景点,那喜欢旅游的人真的走不过来了。正在无聊,突然在路边的一片水田里,我们发现了看点,牛蛙养殖。

    牛蛙在南宁市的饭店餐厅里可是热门菜肴,什么“蛙小跳”几乎成为全国连锁的知名餐饮企业,其他各种名称的牛蛙餐馆多不胜数,这些牛蛙餐厅所做的菜,无非是爆炒、香辣,自然有一套绝技、口味吸引顾客。但是,众所周知,人工养殖的东西无论如何也是比不上野生的野味好吃,无奈野生的东西如今越来越少,甚至成为国家保护动物,想吃还要担法律责任,吃起来爽,可是一边吃一边担心被抓,的确不瘾头。

    而我们少年时代虽然比较穷困,但是一到三四月份的春天,晚上我们点着火把去水田,鱼塘边抓田鸡(即青蛙),久不久就能够吃上一顿正宗的野生田鸡,比如今市面上热火朝天的牛蛙强多了。

    后来有了手电筒就好多了,手电筒的光一照中青蛙的眼睛,青蛙就会眼花看不见东西,也暂时忘记了逃跑,此时悄悄走过去手一抓就抓住一只,或者用鱼叉扎住,放进背着的竹篓里。一个晚上一两斤田鸡不成问题。抓得了田鸡,有时候几个小伙伴当晚就当宵夜把它干掉了,最常用的烹调方法是用黄豆一起炒,这是经过人们多次实践总结出来的方法,口口相传,而且经常会发现田鸡的爪子会抓住一粒黄豆。有时候各自回家,次日家里人一起打牙祭,也算改善生活了。

    我们惊讶,这么偏远的地方竟然有如此超前的致富能人?走上前向正在看管牛蛙的老板一问才知道,原来是外地来租田经营的,具体那个地方人人家不说,我们也不好追根问底。不过我们知道,没有两把刷子是不可能养好牛蛙的。之前我以为随便弄一个鱼塘或者水田,用东西围起来,丢一些牛蛙喜欢吃的东西,或者饲料就行了,看人家这养殖场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啊。水不用太深,还用木排让牛蛙们趴在上面晒太阳,小牛蛙静静地趴着没有乱跑,是否因为天气冷了?不愿意动弹了?按照常规,这个时节青蛙们早就钻进泥巴里冬眠了,哪里会出来晒太阳呢?看来,科技的能量厉害啊,我的哥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   从远远地方就看见安邦村的雄门,花钱花精力弄一个如此雄门的村并不普遍,可惜右边安邦村的这个雄门右边的对联掉了,还没人修复,我们根据左边下联猜了半天也猜不出上联谢的什么,只能放弃,反正也不是什么名联。

    安邦村的村民多数操的是一种“新民话”,既不是客家话,也不是南宁、百色郊区的蔗园话,或者平话。到底是何地方迁移来此地,暂时不可考,留待以后再说。总之,七十年代接触到安邦大队的人,都是一口他们这种话,而且只要有他们两三个人在一起,他们便旁若无人的大声谈论着,我们在旁边基本听不懂。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安,和邦二字都在下联了,那么上联如何放置这两个字呢?






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村部办公室,挺像样的。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一座石山突兀地拔地而起,耸立在村部旁边不远的地方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      小溪流岸边的树上挂满塑料垃圾,淤泥抬高河床,水不是很清澈。













        这些应该是丢荒的田地吧?在农村,到底有多少被丢荒的土地?


    

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农舍前后看不见一个人影,人都到哪儿去了? 




    安邦村走马观花,车子一晃就穿越过来了,不用原路返回,可以走上二级公路,往东大约十公里就是武鸣县(现在叫区)的灵马镇,干脆再花点时间,到灵马走走吧?也是多年不曾来过了,到了灵马街上,我发现变化很大,曾经的那些骑楼式的房子全都没有了,换之以钢筋水泥的装混结构,门前不会给行人留下那遮风挡雨的骑楼了,当前几乎所有的乡镇、县城何处不是这般?尽管岭南的天气依然如过去一样炎热,一样容易时不时来一阵雨。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如今的人们没有过去那种给陌生行人的人文关怀?

    我曾经有一位住在街上的朋友听说早早去世,他家的房子位于何处,也不好去寻找了,我们三人站在十字街头,手机朝着四面一通拍照,将印象留在手机里,就返回平果县了,有时间再写灵马镇,可是如此晃晃就离开,有什么好写的呢?

    就如刚刚走过的灵塘、安邦,也只能是一晃而过的印象罢了,好在有一些照片,读者不至于仅仅凭着我的笔墨描述那么干巴。不好意思了朋友,下乡来走走没能给您带回什么好东西,是因为笔者笨拙,还是农村原本就是如此无趣?




类别: 生活 |  评论(3) |  浏览(12128) |  收藏 |   本文固定链接 | 推荐
一共有 3 条评论
风沙潇潇 2019-12-18 10:56 Says:
非常谢谢落叶松,提供完整的安邦村,进村牌坊对联。
落叶松 2019-12-16 23:58 Says:
上联:邦兴团结才安定
下联:安定团结共邦兴

 
风沙潇潇 于 2019-12-18 11:11 回复:
非常谢谢落叶松,提供完整的安邦村,进村牌坊对联。
唐芳(未登录用户) 2019-12-13 15:02 Says:
许久没有上博客了,竟然在这里发现时空网友,竟然还坚持笔耕不辍,点赞呵
风沙潇潇 于 2019-12-18 11:12 回复:
你好唐芳,时空网博客关闭了,一直没有回复,很高兴看见你评论
发表评论
已有帐号?登录